诜①

小栗旬!小栗旬!

【段野龙哉×林诚司】小孩子乱打架引发的故事

*设定有点乱

*大部分是原剧设定
*剧末郁夫在乐园开枪,引来人被救。痊愈的段总因一些原因把划了甲斐脸的林少从局里捞了出来,成了林少的监护人。
*有年龄差所以有身高差(强行设置身高差hhh)


“怎么回事?”段野龙哉敛了一下因急速奔走而翻乱的风衣,“我家诚司怎么样了?”
“哎呀呀你就是这个林诚司的家长吧,”一个矮胖的妇人过来拉扯着他走到小孩的面前。“你看看!你看看!你家小孩把我家宝宝给打成了什么样子!医药费都用了20万元……”
一个头包的像粽子鼻青脸肿,手上还打着石膏的男生在一个中年男人身旁抽泣,段野龙哉下意识地皱眉。
“都这么大的人了叫宝宝,要不要脸。”林诚司嚼着口香糖漫不经心地玩弄着一串铁链。
“你看看……”段野龙哉一把甩开女人,两步迈到他身边,伸手捧着他的脸,侧转过来看了下他的右耳。
“怎么回事!耳朵到现在还在流血,就没人带去包扎吗?”段野龙哉放下手,林诚司却伸手抓住,段野龙哉将它反握在手心里,安抚性地捏了捏,“负责的老师是哪一位,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诶可是,”旁边一位娇小的女老师慌乱说道,“是诚司他坚持不去医务室的我……”
段野龙哉瞥了她一眼,松手走到那一家三口面前,“我家诚司耳朵破了,这笔账怎么算?”
“什么!”那妇人面孔扭曲,“我家阿亮都被他打的头破血流……”
段野龙哉余光瞟到林诚司伸手去掏耳朵,甩下妇人,走过去一把把林诚司抱起来,“回家。”
那妇人跟在身后,不依不饶。
“深町。”
“是。”深町走上前,递上一个牛皮纸信封。
“100万。”段野龙哉往那妇人方向随手一扔,便迈步离去,留下那妇人在身后慌乱搂住信封查看。
“这么大了还要爸爸抱,要不要脸!”中村亮大声喊着,声音有一丝颤抖。
段野停住,转身欲开口却听到林诚司开口,“人家可是只有三岁哦亮哥哥,要让着我喔!下次可不要再像个女孩子似的抓破人家的耳朵咯。”
听着林诚司这种做作的可爱语调,段野龙哉感觉有些头皮发麻。
“而且,他可不是我父亲,他是……”段野龙哉一把捂住他的嘴,加快步伐。
林诚司张嘴用力咬住他的手,段野吃痛,下意识松了手劲,暗道不妙。但林诚司却是不依不饶,直到咬出血才松开,张嘴大喊:
“他是我老婆!这个人是我老婆!段野龙哉是我老婆!松江组的段……”
“松江组就别喊了吧。”
“我不!”
“好吧。”
“我孙子会松江组的段野龙哉是我老婆!……”
段野龙哉抱着他从教学楼三楼,走到学校门口,林诚司就扯着嗓子从教学楼三楼,喊到了学校门口。
段野龙哉把他扔到车后座,自己也坐进去,伸手粗鲁地揉擦掉他唇上的血迹,抬头示意深町开去医院。

车很快驾驶到了医院,段野龙哉示意林诚司下车,林诚司抬头一看,懒洋洋地赖在车里不肯动,“没什么事的,抓破皮而已。”
段野龙哉把他拉出来扛在肩上,蹬蹬两步迈上台阶走进医院大楼把他放在地上,“跟着这个小姐……”看了一眼微笑着的男护士,“小哥哥做一下检查,等下我们就回去了,你深町叔陪着你,不要闹。”说完就往外走,打算抽根烟。
林诚司拉住了他,段野皱眉,有些不悦,“不准包扎,我要你每次看到这个印,就会想起我的脸。”
仿佛一盘炮竹被点燃了引线,段野龙哉拽住林诚司的领子,凑近,“这样的印记留给我一个人就够了,不要做多余的事。”
林诚司眨了眨眼睛,似有些讶异,一旁的男护士走上前,面带微笑着说:“家属请不要在医院大声喧哗。”
段野龙哉看着他那强撑疲惫浮于表面的僵硬笑容,觉得医院的冷气是冷入骨的凉意,“走吧,我陪你一起。”松开衣领,搭着他的肩往前走去。“多大点事,我可是枪伤都不包扎的男人。”
“快闭嘴boss,上次你可把龙崎先生(和我)给吓坏了。”
林诚司定定地望着段野龙哉,闻言,猛然向前站在他面前,停住他,一把扯住他的西装领带往下用力,迫使他低头,“只允许留下我的痕迹,其他的都是应该诛灭的存在!不允许有第二次!”
段野龙哉和他对视,“噗,”突然笑出声,挣开领带,揽住他大笑着往前走,“好好好,听你的。”
充耳不闻男护士在一旁:“先生请不要在医院大声喧哗。……”
跟在后面目睹全过程的深町表示感觉这两个人gaygay的。
_?

今天突然开的脑洞哈哈哈我是不是忘记了作业和考试???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