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18①

写文/吐槽/ooc/不定时掉落更新/多脑洞/多坑/无脸打tag/遇评论产动力/遇催更产动力

【加勒比海盗5】【水仙无差】

*大麻雀×小麻雀
*水仙无差又不上床嘻嘻嘻

太难过了,jack sparrow坐在破败的酒吧柜台前,举杯,哦不,举瓶自饮,好似一个失恋的痴情男子。
事实上他也确实如此——遭受着情感上的巨大打击:
太难过了,jack sparrow灌下一口酒,为什么巴博萨有一个丰乳肥臀的美丽智慧的“计时女”(天文学家)宝贝女儿,而他却是一个嬉皮笑脸的海盗小混蛋儿子?
jack sparrow抱怨着上帝的不公(如果他真的信的话),却丝毫不考虑像他这样的混蛋海盗是否会有女人愿意为他诞下子嗣。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jack sparrow抱着酒瓶,幽怨地望着酒桌旁兴高采烈的某位披头散发的海盗小子。
长得不错……
嘛除了自己的优良基因外,想必他的生母也是一位美丽的女子。Jack Sparrow忽然对某位被自己遗忘在记忆深处的女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是俄罗斯的伊娃,还是德意志的莎夏,抑或是日不落帝国的布兰妮?

不,这不重要。Jack Sparrow看着与同伴举杯痛饮的少年,嘴角勾出一个歪歪的痞气弧度。

女人【并不】,你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_?

自娱自乐hhh
第一次尝试这种欧美风(?)不知道崩了没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所以最后一句成功回归国产霸道总裁傻白甜【并不】

不知道还会不会写下去_(:з」∠)_
估计是坑_(:з」∠)_
无脸打tag_(:з」∠)_

占tag求文致歉

暗戳戳地问下有没有太太写大麻雀和小麻雀的水仙?
穿越到过去/未来遇到另一个自己简直不能再棒(/ω\)

有很多大大画图了❤️❤️❤️
有太太写文吗?!!!!!!!!(⁎⁍̴̛ᴗ⁍̴̛⁎)

《贫乏男子》的结局简直了
拆我栗优大官配?
栗子os:不这家伙是我的

推荐~
熬过前4集就好看了

还是比较喜欢这个发型w

图源微博 

侵删

不说不行不吐不快

昨晚看完border了

贼他娘想哭!
想哭想哭想哭哭不出来

我不行我真的好难过

石川安吾现在在我心里重于ta酱

ta酱是你愿意的话还能想他是死得其所是完成了自己的“道”是变相he
林诚司纯粹是死得其所活该小畜生你早晚得把自己作死

石川虽然活着,可我心里一点都不好受,太难过了,说不出口的那种。

昨天看了一个太太的水仙,他说找个人替他越界
替他越界替他越界替他越界对啊

如果可以,我真的想替他越界
好难过啊

说实话这个人不是像林那样一点温暖都没有啊,可我就是好心疼他啊,从第一集到最后一集,胜过段野

想哭

段野龙哉的话我想做深町,一直陪着他,帮着他,不过问不插手。
林诚司的话我就想默默看着他作死,什么都不管,你死你活该。

石川安吾-替他越界

谁都行啊

想哭
抑郁

顺便吐槽一下林的人设
在我心里就是一小霸王的存在,肆意妄为狂妄自大nozuonodie

对母亲的残念设定我是吃的
巴特,
是不是日剧都有反派必洗白的尿性
我林诚司小可爱不需要有你被父亲虐待的经历照样可以作的飞起好吗
我不要对他由同情产生的似怜悯一般的爱
我就爱他那三观不正自我中心的反社会暴力样
不管他是被父亲虐待还是被父亲溺爱
我就爱他肆意妄为无法无天天天作死

最后,栗子你长这么帅还是多演点正常正直角色吧
讲实话我的三观都被你强行扳弯了
【自抱自弃】

有病的脑洞【日向彻×小山一美】

*OOC
*有病

小山一美在台上耍宝,惹得台下观众一片大笑。
【真好啊。】他心里想到。

录制结束了,他微笑着感谢每位工作人员,然后上前帮忙收拾。

好不容易结束后,他有些疲倦地走到电梯口。“哒哒哒”细跟高跟鞋鞋跟与光滑的大理石瓷砖相击的清脆声音从身后由远及近,小山一美转身,挤出一贯的满脸褶子的笑容,“晚上好呀,日向先生。”

日向彻抬下眼皮看了他一下,发现根本就不记得这号人,于是收回目光转向不断跳跃的楼层数字。

“啊!日向先生你为什么穿着高跟鞋啊?”

日向彻瞥眼看他,并不打算回答。

“一定很疼吧!”

一开始确实很疼,但穿高跟鞋也是有技巧的,日向彻又不是笨蛋,稳下来走两步便迅速get了要点。

“啊!日向先生换下来吧,穿我的鞋吧。我们的码应该差不多。”小山一美脱下自己的皮鞋。

“你是笨蛋吗?”日向彻低头看着那双脏兮兮的破旧皮鞋,“不要,这一点也不符合我的美学。”

“啊?”

“叮”电梯门开了。

“穿上啦笨蛋。”日向彻翻了个白眼。

“是啊,还是你脚上这双出自Lux axes之手的红色高跟鞋比较适合你。”朝比奈拍拍肩,从两人之间走进电梯按下1楼。

“嘶,”朝比奈恒介捂住被鞋击中的左小腿“脾气太差了哦,彻。”按住电梯的关门键。

日向彻一脚踩在冰冷的瓷砖上,想踢另一只鞋却有些不稳。小山一美连忙上前扶住他。

“岂可修!”

_



不知道自己不做题写的啥【死亡】
*没脸打tag

【旬斗衍生】【AU大学】座位04

[03]

 

“各位,我先走了。”菊川玲二放下筷子,起身道。

 

“诶居然就不吃了,你要去哪啊玲二?”龙崎郁夫也放下筷子。

 

“去找我家兄弟,跟他永远在一起。”

 

“永远?!”龙崎郁夫惊异。

 

“是日浦匡也啦。”段野龙哉取下眼镜,擦拭掉上面的雾气。

 

“兄弟之间干嘛就不能永远在一起,你还说要和龙哉一直在一起呢嘻嘻嘻。”菊川玲的笑着挥挥手,便推门走了。

 

泷谷源治心上又中一箭。

  

“那么,我也先走一步了。”芹泽多摩雄站起来。

 

“等等多摩雄你要去哪?”中津秀一开口问道。

 

“去找兄弟。”

 

“咦?!”

“他去找辰川时生。”泷谷源治补充道。

 

“诶不是这样的,这一天本来是要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的。”中津秀一连忙解释说。

 

芹泽多摩雄:“哦。”

泷谷源治:“哦。”

段野龙哉:“哦。”

龙崎郁夫:“哦。”

 

“嗯,”佐野泉开口道,“对玲二来说,日浦匡也本来就又是兄弟,又是心爱的人啊。”

 

“……哦。”

芹泽多摩雄点点头,然后走了。

 

铃木一郎突然对着段野龙哉说:“那你今晚应该和我在一起。”

 

闻言,段野龙哉用手将眼镜压低,看了他一眼,似有些许诧异,随即勾了勾嘴角说:“好。”

 

龙崎郁夫和佐野泉出于小动物的直觉&对段野龙哉的了解,感觉十分不妙。

 

泷谷源治内心对铃木一郎的感激值max.

 

“那今晚我们……”泷谷源治对着龙崎郁夫默默开口。

 

“那等下我们一起去超市买垃圾袋好了!”龙崎郁夫抢声开口提议道。

 

“噗,”段野龙哉轻笑出声,然后伸手揉了揉他的头,说:“好。”

 

“还有拖把也要买新的了,还有挂钩……”

 

泷谷源治说我的心千疮百孔【并不】

 

___

 

辰川时生从一楼的澡间爬上六楼,感觉自己这个澡洗的有点水。

 

“时生,电话,芹泽的。”伊崎瞬趴在床上看杂志,随手指了指桌上的手机。

 

“我等下打给他。”时生扯下挂在扶梯上的毛巾,随意搭在头上。

 

 “又打过来了哦。”伊崎瞬坐起来看书。

 

 “好。”辰川拿起手机,“喂?”

 

“时生出来喝酒啊。”

 

 “哦,好,等下。”辰川随便揉了揉头发,“这个澡是彻底白洗了。”

 

“我还以为你和芹泽吵架了。”

 

“嗯?为什么?”

 

 “你最近揍他有点频繁啊。”

 

“那是因为他讨打。”辰川时生翻了个白眼。

 

“反正我是觉得挺不对劲的。”伊崎瞬把杂志合起来,随手把它扔到床下的书桌上。“不过你们没事就好。”

 

“当然没事咯。”时生笑了笑。

 

——

 

伊崎瞬是一个情商很高的人,脱离了铃兰那种男孩们的青春无处宣泄只得Burning Burning燃烧的环境,他和芹泽多摩雄相处得十分和谐.

他发现芹泽多摩雄其实是个很随和的人,不,准确地说是随便。对打架没什么执著,只不过人家要打他他就打回去,被认作老大,就率领好芹泽军团。

对制霸铃兰也没什么残念,感觉相较而言他更喜欢打打麻将玩玩人肉保龄球和时生看看夕阳。

 到了大学本以为他会放浪形骸不拘一格胡吃海塞随性生活的,但他没有。他每天规规矩矩去上课,一个学期过去了,一堂课都没有翘过。

比起时不时翘课去和女孩约会的伊崎瞬和全程不在线跑去其他教室上课的泷谷源治比起来,芹泽多摩雄当真是2016年铃兰毕业生中的一股清流。嗯,如果不和辰川时生做比较的话。

 

不过现在,好像要刷新一下对他的认知了。

 

辰川时生一口气跑上6楼连口气都不带喘,看到:“伊崎,多摩雄他和我表白了!”

 

“……我有点事等下再联系。”伊崎瞬默默挂掉手中可爱的时美酱的电话。

 

辰川时生求救般望着他:“怎么办?!”

 

“……他怎么说?你确定是表白?”

 

“我严重怀疑他来找我的时候已经喝高了,因为他话!特!多!嗯这不是重点,”辰川时生捋了一下被汗打湿的发,”就我们在喝酒,然后他突然说今天是一个恋人相聚的日子,不过他马上补充说联谊的学长们都是和自己的兄弟在一起。”

 

“So?”

 

“然后他又说那个学长和那个人本来就又是兄弟又是恋人。辰川时生停下来喝水。

 

“这个顶多算暗示?暧昧?而且你也知道芹泽的性格……”

 

“不仅是夕阳,以后阴晴圆缺的明月也想和你一起,天上的星星都给你。然后他亲了我。”

 

伊崎瞬猝不及防被秀了一脸。

 

很显然辰川时生现在处于一种听风就是雨状态。虽然被塞了一嘴狗粮,不过作为一个现充,伊崎瞬还是决定不给芹泽使绊,客观公正地给辰川分析一下。

 

“我觉得……”

 

“我觉得是在开玩笑吧,”一只修长的手拨开星星图案的床帘,花泽类探出头,好看的脸上还带有一丝迷糊睡意,不过温柔地说出的话倒是毫不含糊,“今天是4月2号吧,这会不会是迟来的愚人节玩笑呢?”

 

“……也是哦。”

 

伊崎瞬看见之前环绕着辰川时生的粉红色泡泡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取而代之是黑色带闪电符号的乌云团团。

 

“嗯,那我再下去洗个澡。“失落状。

 

“喂,带上水卡别洗冷水澡啊时生。“伊崎操心着。

 

转身看着一脸计划通开心笑的花泽·FFF团员·类,伊崎无奈:“又被织部顺平拒绝了?“

 

“嗯。“

 

“这次怎么说?“

 

“说我两都太好看了,在一起有悖这个世界颜值的平均分配。“

 

前一句是大实话,后半句基本瞎扯。“这就是你骗时生的理由?“

 

“我可没骗他,我只不过是提出了一种可能性而已嘛,“花泽类眨眨眼,”就算是,不行吗?“

 

“行行行,当然行,你可是花泽类啊。“

 

看着对方心情大好状抿嘴笑,然后又拉上床帘,进入一天12小时的睡眠状态,伊崎扶额,所以说强撑着睡意也要起来搞一搞芹泽是吗= =

 

芹泽多摩雄充满着曲折与艰苦的漫漫恋爱路,不知道还要走多久哇。

 

_tbc

 

感觉排版有点乱,大家觉得呢?

求文

占tag先致歉


求段野龙哉×鲁邦三世

我猜没有[捂面]

【吐槽向】空降网王之我是玛丽苏05

[04]


【外校剧情】结束后,那一块面板变成了【网球天才】,系统向来鬼畜,我懒得理了。

/您对我十分不满,我很难过。/

/哦。/挖鼻

/所以我帮您附加了【剧情人物】的效果加成,直接调到了最高档。/

/哦。/挖鼻

搞成这样我也碰不到我本命,我猜。

果然,我走回冰帝一路,只遇到一个奇怪的大叔。他看着他手里的网球拍问道:“年轻人,你打网球吗?”

网球拍是樱乃送我的,说是她之前拿来练习用的拍子,又想起樱乃小可爱了嘤嘤嘤好想她。

“来来来和我来一局。”

???黑人问号脸现在的大叔这么自来熟?“不要。”

“小姑娘不要这么冷漠嘛,来来来嘛。”

这个大叔,好像有点眼熟……眼睛又大又圆又可爱……好像是……越前龙马的爸爸……越前南次郎?
哇最高档好腻害,把大boss都炸出来了。

“大叔,你确定要和我玩这个?这可是我的强项,我怕你输的太惨,到时我会忍不住嘲笑你的。”

“现在的小朋友,可真狂啊。”

我不是狂啊,我说的大实话。越前南次郎输得一塌糊涂,一分都没有得。

不过我也很疑惑,这么大年纪的人了还喜欢玩电玩?
虽然网球打的好是世界冠军,不代表网球电玩也666啊
想当年我可是把游戏厅打到开不下去被迫关门的女人啊【并不

然后我就抱着我的网球拍默默离开。

“等一哈少女,我看你很有天赋,跟我学做菜(划掉)网球吧。”

“不,我网球明明打的比你好。”冷漠无情脸。

“不我的意思是运动竞技类,不是电子竞技,我有一套祖传的……”

“染色体想要送给我?”

“???!!!不我的意思是网球功法……”

“我懂了,你不用担心后继无人了,我前两天见到他了,长得很可爱很健康也很像你,他说一定会取得与你相应的荣耀再与你相认。还说在此之前你都不用担心了。”

说完我就麻溜地走了,留下越前南次郎在身后怀疑人生:我是不是有个私生子???

我回到冰帝办完手续,然后顺便去网球场溜了一圈。
我去的时候,迹部和忍足正打完一场从网球场里出来,有说有笑。余光瞟见了我便向我走来。

我:我的天哪!阳光!笑脸!汗珠!泪痣!肌肉!这扑面而来的满满的少年感,美颜盛世!

“你从青学回来了?”迹部笑着说。

“嗯嗯。”面红耳赤地点点头。

迹部望了我一眼,嘲笑道,“你该不会是被我迷倒了吧。”

“嗯!”迷妹式暴风点头。

显然我坦诚的回答取悦了他,他爽朗地大笑,看见我手上抱着的网球拍,“你学会打网球了,”

“嗯,不过……”

“那一起打一场吧。”他随意地指了下身后的网球场。

我抬头仰望,他英俊的面容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鬼使神差般地点了点头,“好……”

然而接下来的一个半小时,我都活在因为这一行为而导致的水深火热中。

美色害人啊。

我忽视外挂,不代表它就不存在了。

玛丽苏最基本的一个要素就是全能,作为玛丽苏,我怎么能不会打网球呢。小小的13岁少女HM坐在数学课上瞎想。
可是我不会打网球诶……要不看看别人是怎么写的好了!掏出手机打开电子书应用,看着一大串奇奇怪怪诡异华丽滑稽的发球接球扣球等的名字,总觉得有些辣眼睛。

不我和她们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那我就……只要能一直接住球就可以了吧,像这样就不会输了。

嗯!我好棒!
















并不好吗!

如果可以浅川文夏真想穿越回去把这个黑洞少女的脑洞撕个粉碎。
接球姿势不对也是算你输好吗!
而且网球场那么大跑两圈下来腿会断好伐!

总之浅川文夏现在面临的就是这样的困境。

一开始迹部只是奇怪为什么我失分了还非要把球给打回来。慢慢地他就发现不管他回什么奇奇怪怪的球,我都会打回来,不管是用怎样诡异鬼畜的姿势。

“有点意思。”

于是他也不在乎我的姿势时候正确,就开始兴♂致♂勃♂勃♂地用各种球来搞我,以观察我的回击。

我真的是……

然后许多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也过来围观经理和部长的世纪对决【并不】

“迹部!不,爸爸,够了吧,我不想打了!”暴风哭泣,我的腿要断了,手好酸呜呜呜。

“你不想打的话自己放弃就好了,难道还期望本大爷给你放水吗?”迹部说着,又猛抽了一个回球。

你以为我不想吗!!!!!这个鬼外挂就是强制性地让你一直一直回球好吗!!!!!我,我,我好气啊!!!!!

/系统我要杀你全家!/

/……/

/不要装死机好吗我知道你在线!/

/……吾辈无能为力。/

/哭!给!你!看!哦!/

最后一个抽击,绿色的小球“啪嗒”掉在地上。

你们以为是迹部良心发现放我一马吗?微笑,naive!这可是迹部景吾好嘛!
因为我手劲不足,球过不去砸到网上了,我送了一口气,瘫坐在地上,赶紧把手上的网球拍扔掉。

“才这种程度就受不了了吗?”迹部走过来捡起网球,开口嘲笑道。

我不想理你。

“嗯……”迹部撇嘴,走到我面前,伸出一只手。“继续?”

我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呜哇我不!呜呜呜呜呜我不我不我不!我再也不打网球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抹在他的腿上。

“好的我知道了,你先松手,真是不华丽,”迹部黑线,“喂你别拽我裤子啊浅川!”

“我不!”傲娇一哼,顺带使劲。

然后网球场陷入了一种死的寂静。

我后知后觉地抬头,唔……迹部景吾的胖次……是红色的……大概今年……是他的本命年……?

神tm本命年!



一旁默默目睹全程的忍足侑士表示:我有个很大胆的想法。

_tbc


突然想给女主找个cp了,大家有啥想法嘛_(:з」∠)_还是无cp比较好嘛?

踏踏实实赚钱养猪

再不要想什么一夜暴富了


一旦涉及到钱,我就和你翻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