诜①

小栗旬!小栗旬!

【段野龙哉×林诚司】小孩子乱打架引发的故事

*设定有点乱

*大部分是原剧设定
*剧末郁夫在乐园开枪,引来人被救。痊愈的段总因一些原因把划了甲斐脸的林少从局里捞了出来,成了林少的监护人。
*有年龄差所以有身高差(强行设置身高差hhh)


“怎么回事?”段野龙哉敛了一下因急速奔走而翻乱的风衣,“我家诚司怎么样了?”
“哎呀呀你就是这个林诚司的家长吧,”一个矮胖的妇人过来拉扯着他走到小孩的面前。“你看看!你看看!你家小孩把我家宝宝给打成了什么样子!医药费都用了20万元……”
一个头包的像粽子鼻青脸肿,手上还打着石膏的男生在一个中年男人身旁抽泣,段野龙哉下意识地皱眉。
“都这么大的人了叫宝宝,要不要脸。”林诚司嚼着口香糖漫不经心地玩弄着一串铁链。
“你看看……”段野龙哉一把甩开女人,两步迈到他身边,伸手捧着他的脸,侧转过来看了下他的右耳。
“怎么回事!耳朵到现在还在流血,就没人带去包扎吗?”段野龙哉放下手,林诚司却伸手抓住,段野龙哉将它反握在手心里,安抚性地捏了捏,“负责的老师是哪一位,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诶可是,”旁边一位娇小的女老师慌乱说道,“是诚司他坚持不去医务室的我……”
段野龙哉瞥了她一眼,松手走到那一家三口面前,“我家诚司耳朵破了,这笔账怎么算?”
“什么!”那妇人面孔扭曲,“我家阿亮都被他打的头破血流……”
段野龙哉余光瞟到林诚司伸手去掏耳朵,甩下妇人,走过去一把把林诚司抱起来,“回家。”
那妇人跟在身后,不依不饶。
“深町。”
“是。”深町走上前,递上一个牛皮纸信封。
“100万。”段野龙哉往那妇人方向随手一扔,便迈步离去,留下那妇人在身后慌乱搂住信封查看。
“这么大了还要爸爸抱,要不要脸!”中村亮大声喊着,声音有一丝颤抖。
段野停住,转身欲开口却听到林诚司开口,“人家可是只有三岁哦亮哥哥,要让着我喔!下次可不要再像个女孩子似的抓破人家的耳朵咯。”
听着林诚司这种做作的可爱语调,段野龙哉感觉有些头皮发麻。
“而且,他可不是我父亲,他是……”段野龙哉一把捂住他的嘴,加快步伐。
林诚司张嘴用力咬住他的手,段野吃痛,下意识松了手劲,暗道不妙。但林诚司却是不依不饶,直到咬出血才松开,张嘴大喊:
“他是我老婆!这个人是我老婆!段野龙哉是我老婆!松江组的段……”
“松江组就别喊了吧。”
“我不!”
“好吧。”
“我孙子会松江组的段野龙哉是我老婆!……”
段野龙哉抱着他从教学楼三楼,走到学校门口,林诚司就扯着嗓子从教学楼三楼,喊到了学校门口。
段野龙哉把他扔到车后座,自己也坐进去,伸手粗鲁地揉擦掉他唇上的血迹,抬头示意深町开去医院。

车很快驾驶到了医院,段野龙哉示意林诚司下车,林诚司抬头一看,懒洋洋地赖在车里不肯动,“没什么事的,抓破皮而已。”
段野龙哉把他拉出来扛在肩上,蹬蹬两步迈上台阶走进医院大楼把他放在地上,“跟着这个小姐……”看了一眼微笑着的男护士,“小哥哥做一下检查,等下我们就回去了,你深町叔陪着你,不要闹。”说完就往外走,打算抽根烟。
林诚司拉住了他,段野皱眉,有些不悦,“不准包扎,我要你每次看到这个印,就会想起我的脸。”
仿佛一盘炮竹被点燃了引线,段野龙哉拽住林诚司的领子,凑近,“这样的印记留给我一个人就够了,不要做多余的事。”
林诚司眨了眨眼睛,似有些讶异,一旁的男护士走上前,面带微笑着说:“家属请不要在医院大声喧哗。”
段野龙哉看着他那强撑疲惫浮于表面的僵硬笑容,觉得医院的冷气是冷入骨的凉意,“走吧,我陪你一起。”松开衣领,搭着他的肩往前走去。“多大点事,我可是枪伤都不包扎的男人。”
“快闭嘴boss,上次你可把龙崎先生(和我)给吓坏了。”
林诚司定定地望着段野龙哉,闻言,猛然向前站在他面前,停住他,一把扯住他的西装领带往下用力,迫使他低头,“只允许留下我的痕迹,其他的都是应该诛灭的存在!不允许有第二次!”
段野龙哉和他对视,“噗,”突然笑出声,挣开领带,揽住他大笑着往前走,“好好好,听你的。”
充耳不闻男护士在一旁:“先生请不要在医院大声喧哗。……”
跟在后面目睹全过程的深町表示感觉这两个人gaygay的。
_?

今天突然开的脑洞哈哈哈我是不是忘记了作业和考试???

【段野龙哉×林诚司】02

*放飞自我不知道写的啥
*慎入

[01]


“我回来啦!”清脆悦耳的女声伴随着沉重的关门声响起。
“我觉得你可以去问问她。”
“行。”段野龙哉起身离开。
“等等你先把我手铐解开。”
段野龙哉返回给他解锁。

“咚咚”柳生千代子敲了敲门,然后探出一颗头,“尼酱?林?”
段野龙哉转身向她走去,“你来的正好,我有些事想向你请教。”
“哦好的。”千代子乖巧地点点头,收回身子跟上段野龙哉。
“等等,”林诚司揉揉发红的手腕,指着千代子手里的纸袋说,“那是什么?吃的吗,给我。”
“哦好的。”千代子小跑几步过去递给他。
“你这是什么奇怪的装扮,是要去寺庙修行吗?”林诚司接过纸袋,斜眼望她,嘲笑道。
“这是巫女服好嘛,我是在cos桔梗。你没有看过《犬夜叉》吗?”千代子朝他翻了个巨大的白眼,瞥见扔在一旁的手铐,眼睛转了转,心里有了想法。“懒得理你,”她转身往段野龙哉身边跑去,“走吧尼酱。”
“嗯。”
林诚司满不在乎地撕开纸袋,翻找着里面的内容物。

段野龙哉再回到房间时看见的就是林诚司坐在被子上正张大了嘴吃草莓蛋糕的画面,灰色的被单上散落着些许肉松和一些植物的酱汁,林诚司鼓着腮帮子咀嚼,段野龙哉看见肉眼可见的食物残渣掉落在床单上,吃完草莓蛋糕,林诚司把纸盘随意往床头柜一扔,顺着他的动作望去,上面散着好几个塑料袋,还有一个章鱼小丸子的纸盒,林诚司从一个被撕烂的纸袋里又掏出一个精美的包装,随着他的动作有两个塑料袋从床头掉落到地毯上,里面剩余的食物残渣也倾落散于地毯毛绒绒的缝隙中。
段野龙哉感觉太阳穴处剧烈地跳动了两下,一个没忍住冲上去一脚把他给踢了下来,然后抖动被单开始铺床叠被。
林诚司满不在乎地爬起来,撕开包装,绕到床的另一边,拿出一个草莓大福。段野龙哉迅速捡起掉在一旁的手铐冲到他身边,林诚司手忙脚乱地把大福整个塞进嘴里,被塞满的口腔连咀嚼都十分费力。双手被拷在了身后。
“千代子给了我一条丝袜,说我们可以玩玩情趣play.”段野龙哉捡起被扔在一旁的一双黑丝。
林诚司古灵精怪地转动着眼珠子,鼓起的双颊在费力地吞咽草莓大福。场景十分搞笑。
段野龙哉就真的笑了,气也消了一半。“你的意思是让我给你试穿上?”
林诚司翻了个白眼,对段野龙哉这种乘人之危的行为表示十二分鄙视。
段野龙哉自顾自地给他套上,然后后仰着身子观察了一下,“啧,有些辣眼睛。”一脸嫌弃。
“傻吧你段野龙哉!”急于嘲笑段也智商的林诚司喷了段野龙哉一脸的草莓大福碎渣,“你套着西装裤穿能好看就有鬼了。”
“……原来是这样啊,”段野龙哉平静地抹去脸上的食物残渣,扯下丝袜。“抱歉,我不太了解。”
林诚司感到十分的不妙,挣扎着身子想站起来,不过还是晚了一步,段野龙哉拉开丝袜的裤腿把它套在了林诚司的头上。
“!!!唔已红呆泥给我取下来咳咳咳!”林诚司因为太急被呛到。
“哈哈哈哈哈哈哈!”段野龙哉笑得直不起身。
林诚司猛得坐在段野龙哉身上,“咚”得给了他一个猛烈的头锥。“快给我取下来!我要杀了你段野龙哉!”
“好好好等一下。”段野龙哉一手捂着额头一手把林诚司的套头丝袜取下,笑得开心,既欢愉又痛苦。
林诚司仍不解气,俯下身对着段野龙哉的脖子就是一口。
段野龙哉也不挣扎,任他咬。
血液特有的铁锈味口腔里弥散开来,林诚司才松了口。
“真记仇啊。”段野龙哉双手捧起他的脸,林诚司满不在乎地挑了挑眉,双颊绯红,不知是被丝袜捂的还是气的,艳若桃李不过如此,段野想到。
林诚司漫不经心摇着头,俯视着他,伸舌舔嘴角的血液,段野龙哉心里猛然一击,伸手将他拉倒,咬住他的舌尖将整个舌含入口中,两块软骨搅在一起,互不相让,发出“滋滋”的水声,林诚司的口腔里满是血的铁锈味却又巧妙得融合着糯米的软糯香甜气息和草莓的酸甜。
这是世上最好的甜点,段野龙哉心想。
段野龙哉的身上总是带有一股淡淡的烟草味,接吻时这味道更显,与林诚司抽过的任何一种烟味道都不同,心中有惑便开口问了。
“大麻。”声音低沉,似有隐忍,段野龙哉发力坐起,林诚司一时不稳向后倒去,双手被缚无法支撑,心里一时有些慌,段野龙哉伸手将他稳稳的接住,专注灼热的目光隔着镜片也能感受到,林诚司觉得心里不知名的塌陷了一块。
段野龙哉俯身,林诚司有些慌张地侧头,“要干就干,哪来这么多磨磨蹭蹭的。”
段野龙哉亲到侧脸,也不恼,顺着下颌骨伸舌舔到他的耳垂,“遵命,我的女王。”舌从外耳廓向里的耳道舔舐着。
说不清是因为这低沉性感的声音还是敏感之处的陌生湿热感,林诚司身子猛得一颤,他勃起了,意识到这一点,一股没由来的陌生的害羞将他的身体一点一点地染上粉色,弓起身子实力cos虾米。真没出息,他自暴自弃地想着。
段野龙哉将他抱起放在床上,劣质的西装外套早在之前便被脱下,松垮的白衬衫零星扣着几个扣子,露出大片的脖颈与胸膛。对衣物显然没有那么多耐心,随意粗鲁地用力撕扯,廉价的塑料纽扣便蹦蹦哒哒地落向地毯与草莓大福的残渣为伴了。

_end


不想写了开车失败_(:з」∠)_

也许我会试着写个小清新爱情故事?

躺尸我学习去了

【段野龙哉×林诚司】01

* 嗯想开车然后失败了【二哈】

* 依旧是作者写的奇奇怪怪的东西

 

“我要逮捕你。”
段野龙哉说这句话时林诚司正专心致志地从茶几上的粉色纸盒里找pocky,所以他也只是侧头撇了他一眼,没想到随即段野龙哉就从腰后掏出一副手铐,把他双手铐在身前,虽然有些吃惊但林诚司还是专注于手上的最后一根pocky,咔嚓咔嚓两口把他吃掉了,姿势有些狼狈可笑,平时凶狠乖戾的人倒有些像只小兔子。段野龙哉不着边际地想着,对于林诚司的不为所动倒也没有什么恼怒的情绪,毕竟他还没无聊到为了看他惊慌而这样做的程度。

“在哪呢?卧室、厨房、还是客厅?”

“啥?我要喝水。”

带着一些对对方这种显然不在状态的情况的不满和某种奇怪的恶趣味,段野龙哉随手拿起之前随手放在橱柜上的盛着whisky的玻璃杯,粗鲁地对着林诚司的嘴倾倒下去。

“咳咳咳…草!”林诚司的情况有些狼狈,因为太急呛到,琥珀色的酒液从鼻腔里流出,他抬起双手随意一擦,然后全数蹭上段野龙哉的条纹西装。

段野翻了个白眼,随即又勾起笑了一下:“在千代子的房间怎么样?”

这个男人真是善变,林诚司心里吐槽着,然后就看着他不知从哪翻出一串钥匙,扯着他往柳生千代子的房间去。

“干什么啊?”林诚司懒洋洋地。
“干你。” 段野龙哉把门踢开。
“哇你可要点脸吧在自己妹妹的房间乱搞。”
“这样比较刺激不是吗?”段野龙哉停住,转过头看着林诚司,说到。
“和你在一起本身就很刺激了。”林诚司说完,双手套住段野的头,凑上前,给了他一个湿漉漉的吻,口腔舌齿间带着whisky的辛辣和一丝草莓添加剂的甜腻。
段野伸手拖住他的屁股,像抱小孩那样一样把他抱起,“是吗,我很高兴。”往房内走了两步后却又停住,“那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
“怎么,怂了?”林诚司趴在段野肩上,无聊拉扯着手铐,发出“哐哐”的金属相击的声音。
“嗯,是啊。”

听到段野龙哉这么坦然的回答,林诚司反倒来了兴趣。他按着段野的肩直起身往后望去,有些呆滞。

好杂,好乱,简直是个垃圾场。

大大的铺着粉色系四件套的床上搭着各式各样的衣服:有校服的外套,华丽的裙子,色无地和服,渔网丝袜,贝雷帽,地毯上有姬袖衬衫、晚礼服、汉服襦裙,等等那个没看错好像是教鞭?墙上挂着蒙娜丽莎的仿画,旁边贴的好像是一个叫生田斗真的明星的裸照。梳妆台上是乱七八糟的化妆品,一旁那一堆紫色的好像是假发,半开的衣柜里挂着各式各样的条状衣物应该是围巾丝巾类的,最夸张的是床头柜旁是一个扭曲着的人体骨胳模型,上面套着月野兔的c服和假毛却戴着一个棒球帽……

这真的是女孩子的房间吗

“其实我的房间也差不多。”林诚司合上张着的嘴,转过头说。

“……那还是去我那吧。”段野托着林诚司的屁股往上颠了两下,迈步出房间,还不忘用脚带上门。

换了个房间,段野龙哉想把林诚司扔到床上,却被他坏心眼的勾着脖子一起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想解开来?”林诚司两手收紧,把他的头按在颈侧,咬耳朵,“别啊,这样多没意思。”

“不,我是在想,”段野龙哉挣脱起身,两手撑在他的头侧,看着身下眨眼笑得无辜的人,一脸认真地开口:“要不要先给你灌肠?”

“……”

“……”

“…….你别看我呀我怎么知道!”林诚司突然生气,“你没搞过男人吗这种问题问我?”

“没有,”段野龙哉伸手扶了一下眼镜:“我以为你会有经验。”

“我怎么会有我这可是第一次被男人搞!”

“还没开始呢所以还不算。”段野龙哉说着又扶了一把眼镜。

“……”

“……”

“那等下次?”

“嗯……”

 

—tbc or end?

 

也许我还会接着写下去试着开出一个车来?

一个炖肉苦手的挣扎_(´ཀ`」 ∠)_

呜呜呜这对cp真的很萌啊求大大们产粮投喂哇呜呜呜呜呜哭出声

 

哦我还有期末考试_(:з」∠)_

考完我会填坑的......吧......

加油,我是最胖的!

 

[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