诜①

小栗旬!小栗旬!

【旬斗衍生】【AU大学】座位04

[03]

 

“各位,我先走了。”菊川玲二放下筷子,起身道。

 

“诶居然就不吃了,你要去哪啊玲二?”龙崎郁夫也放下筷子。

 

“去找我家兄弟,跟他永远在一起。”

 

“永远?!”龙崎郁夫惊异。

 

“是日浦匡也啦。”段野龙哉取下眼镜,擦拭掉上面的雾气。

 

“兄弟之间干嘛就不能永远在一起,你还说要和龙哉一直在一起呢嘻嘻嘻。”菊川玲的笑着挥挥手,便推门走了。

 

泷谷源治心上又中一箭。

  

“那么,我也先走一步了。”芹泽多摩雄站起来。

 

“等等多摩雄你要去哪?”中津秀一开口问道。

 

“去找兄弟。”

 

“咦?!”

“他去找辰川时生。”泷谷源治补充道。

 

“诶不是这样的,这一天本来是要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的。”中津秀一连忙解释说。

 

芹泽多摩雄:“哦。”

泷谷源治:“哦。”

段野龙哉:“哦。”

龙崎郁夫:“哦。”

 

“嗯,”佐野泉开口道,“对玲二来说,日浦匡也本来就又是兄弟,又是心爱的人啊。”

 

“……哦。”

芹泽多摩雄点点头,然后走了。

 

铃木一郎突然对着段野龙哉说:“那你今晚应该和我在一起。”

 

闻言,段野龙哉用手将眼镜压低,看了他一眼,似有些许诧异,随即勾了勾嘴角说:“好。”

 

龙崎郁夫和佐野泉出于小动物的直觉&对段野龙哉的了解,感觉十分不妙。

 

泷谷源治内心对铃木一郎的感激值max.

 

“那今晚我们……”泷谷源治对着龙崎郁夫默默开口。

 

“那等下我们一起去超市买垃圾袋好了!”龙崎郁夫抢声开口提议道。

 

“噗,”段野龙哉轻笑出声,然后伸手揉了揉他的头,说:“好。”

 

“还有拖把也要买新的了,还有挂钩……”

 

泷谷源治说我的心千疮百孔【并不】

 

___

 

辰川时生从一楼的澡间爬上六楼,感觉自己这个澡洗的有点水。

 

“时生,电话,芹泽的。”伊崎瞬趴在床上看杂志,随手指了指桌上的手机。

 

“我等下打给他。”时生扯下挂在扶梯上的毛巾,随意搭在头上。

 

 “又打过来了哦。”伊崎瞬坐起来看书。

 

 “好。”辰川拿起手机,“喂?”

 

“时生出来喝酒啊。”

 

 “哦,好,等下。”辰川随便揉了揉头发,“这个澡是彻底白洗了。”

 

“我还以为你和芹泽吵架了。”

 

“嗯?为什么?”

 

 “你最近揍他有点频繁啊。”

 

“那是因为他讨打。”辰川时生翻了个白眼。

 

“反正我是觉得挺不对劲的。”伊崎瞬把杂志合起来,随手把它扔到床下的书桌上。“不过你们没事就好。”

 

“当然没事咯。”时生笑了笑。

 

——

 

伊崎瞬是一个情商很高的人,脱离了铃兰那种男孩们的青春无处宣泄只得Burning Burning燃烧的环境,他和芹泽多摩雄相处得十分和谐.

他发现芹泽多摩雄其实是个很随和的人,不,准确地说是随便。对打架没什么执著,只不过人家要打他他就打回去,被认作老大,就率领好芹泽军团。

对制霸铃兰也没什么残念,感觉相较而言他更喜欢打打麻将玩玩人肉保龄球和时生看看夕阳。

 到了大学本以为他会放浪形骸不拘一格胡吃海塞随性生活的,但他没有。他每天规规矩矩去上课,一个学期过去了,一堂课都没有翘过。

比起时不时翘课去和女孩约会的伊崎瞬和全程不在线跑去其他教室上课的泷谷源治比起来,芹泽多摩雄当真是2016年铃兰毕业生中的一股清流。嗯,如果不和辰川时生做比较的话。

 

不过现在,好像要刷新一下对他的认知了。

 

辰川时生一口气跑上6楼连口气都不带喘,看到:“伊崎,多摩雄他和我表白了!”

 

“……我有点事等下再联系。”伊崎瞬默默挂掉手中可爱的时美酱的电话。

 

辰川时生求救般望着他:“怎么办?!”

 

“……他怎么说?你确定是表白?”

 

“我严重怀疑他来找我的时候已经喝高了,因为他话!特!多!嗯这不是重点,”辰川时生捋了一下被汗打湿的发,”就我们在喝酒,然后他突然说今天是一个恋人相聚的日子,不过他马上补充说联谊的学长们都是和自己的兄弟在一起。”

 

“So?”

 

“然后他又说那个学长和那个人本来就又是兄弟又是恋人。辰川时生停下来喝水。

 

“这个顶多算暗示?暧昧?而且你也知道芹泽的性格……”

 

“不仅是夕阳,以后阴晴圆缺的明月也想和你一起,天上的星星都给你。然后他亲了我。”

 

伊崎瞬猝不及防被秀了一脸。

 

很显然辰川时生现在处于一种听风就是雨状态。虽然被塞了一嘴狗粮,不过作为一个现充,伊崎瞬还是决定不给芹泽使绊,客观公正地给辰川分析一下。

 

“我觉得……”

 

“我觉得是在开玩笑吧,”一只修长的手拨开星星图案的床帘,花泽类探出头,好看的脸上还带有一丝迷糊睡意,不过温柔地说出的话倒是毫不含糊,“今天是4月2号吧,这会不会是迟来的愚人节玩笑呢?”

 

“……也是哦。”

 

伊崎瞬看见之前环绕着辰川时生的粉红色泡泡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取而代之是黑色带闪电符号的乌云团团。

 

“嗯,那我再下去洗个澡。“失落状。

 

“喂,带上水卡别洗冷水澡啊时生。“伊崎操心着。

 

转身看着一脸计划通开心笑的花泽·FFF团员·类,伊崎无奈:“又被织部顺平拒绝了?“

 

“嗯。“

 

“这次怎么说?“

 

“说我两都太好看了,在一起有悖这个世界颜值的平均分配。“

 

前一句是大实话,后半句基本瞎扯。“这就是你骗时生的理由?“

 

“我可没骗他,我只不过是提出了一种可能性而已嘛,“花泽类眨眨眼,”就算是,不行吗?“

 

“行行行,当然行,你可是花泽类啊。“

 

看着对方心情大好状抿嘴笑,然后又拉上床帘,进入一天12小时的睡眠状态,伊崎扶额,所以说强撑着睡意也要起来搞一搞芹泽是吗= =

 

芹泽多摩雄充满着曲折与艰苦的漫漫恋爱路,不知道还要走多久哇。

 

_tbc

 

感觉排版有点乱,大家觉得呢?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