诜①

小栗旬!小栗旬!

【栗子水仙】段彻心扉03

*这玩意还有3

 

[02]

 

日向彻出神的看着段野龙哉,他用双手捏压小面团,再加上一小勺豆沙,把它揉成一个个圆头圆脑的汤圆。

他修长的手指曾夹着纸烟,会因他皱眉而碾灭;他修长的手指曾拿着摇晃的玻璃酒杯,里面是琥珀色的威士忌,放在他面前的却是色彩鲜艳的果汁;他修长的手指曾抚摸他身体的每一寸,即使他求饶也不会停下。现在他的指尖上沾满了白色的糯米粉,做着一个个象征着团圆的汤圆,是为了和他一起吃。

“笑得好傻。”段野龙哉斜眼。

日向彻收起笑容,“哼,我也要做。”然后伸出双手。

“洗手去。”段野龙哉拍下他的手。

“哦。”日向彻随意洗了一下手,“这样可以了吧。”

“把手擦干。”段野龙哉耸了耸肩,示意一下身旁的抽纸。

“喂!不要把水擦在我脸上啊!你这家伙。”段野龙哉转身去抓日向彻。

“你手上还有面粉呢!不要弄我的脸啊!”两个幼稚鬼在日向家光滑的地板上扭成一团。

段野龙哉用一只手抓住他的双手扣在身后,制住他。

“等等,不弄我的脸也别弄其他地方啊!别挠我痒!”

“遵命。”段野龙哉松手,回到厨房继续未完成的汤圆大业。

日向彻起身,这次倒是认认真真地洗了手并擦干,开始捣弄面团。

但是……

“你是在包雪人吗,彻?”段野龙哉看着日向彻手上两个大小不一的面团联合体,一脸黑线。

“哼哼,不是哦,”日向彻拿一根筷子蘸上豆沙在小圆上点上三点,“这个是你,段野龙哉。”

“……”段总沉默了,然后把手上的面团揉圆,“那这个是你好了,日向彻。不,再加上这个。”又扯了一块大一些的面团拼上,点上豆沙。

“那个头里是包了豆沙的吧,和我的就不一样。”

“嗯……大概是因为,”段野龙哉迟疑着,“你脑子里有屎?”

“段野龙哉我打死你!”

虽然嘴里是这样说着,但闹了一会后,日向彻还是捧着两个小团人四处寻找一个符合他审美的位置安放。

一旁的段总表示要珍惜没有虾饺捣乱的时刻,加快速度把汤圆包好并煮了出来。

“放冰箱里吧。”看着在空荡的房间里绕来绕去的日向彻,段野龙哉有些忧心煮出来的汤圆凉了大失口感。

日向彻恍然大悟状打了个响指,“行!”

虽然嘴上各种嫌弃挑剔,但日向彻还是一个不漏地都吃完了。

“以后所有节日都和你过。”

“哦。”

吃完后,段野龙哉收起碗具,自觉地到厨房里洗碗。

日向彻在身后把头搭在他肩上,“今天要留下来吗?”

“不了,明天组里有些安排。”

“哦……”

“那你跟我回新宿吧。”

“哈?我才不要。”

段野龙哉把餐具放好,西装外套搭在左手上,右手勾着日向彻的脖子哥俩好似得带着他出门往车去。


“我说,这是什么鬼?”日向彻看着面前的金色和蔼老人车载摆件,有些黑线。

“啊,小野给我弄的,”段野龙哉扒拉一下金像下的佛珠,露出下面的汉字,“喏,毛主席万岁,出入保平安。”

日向彻:“……”

日向彻:“你下次不要开这辆车载我。”

日向彻:“小野黄豆这种充满着宇宙黑洞气息的存在简直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段野龙哉:“噗,她还是有优点的吧,咱俩认识还是她介绍认识的。”

日向彻:“哼。”

日向彻:“炮友而已……”

段野龙哉一脚刹车下去,日向彻惊看他,他一手压着方向盘,侧头看着日向彻,认真状开口:

“日向彻,劳动节快乐。”

“日向彻,现在是恋人。”

“我爱你。”

日向彻抓住他打算发动汽车的手,段野侧头看着他,“我也……”表情难耐便凑上头吻他的嘴唇,一触欲离。并不打算让他如愿,段野龙哉伸手按头,加深这个吻。

一个激烈粘腻的湿吻结束,段野龙哉伸手扯下领带,将他的双手束在上空,“现在,玩点不一样的?”透明的镜片后是危险的眼神。

“……啊?”有些懵的虾饺。

 

_end

从元宵节写到劳动节

大家劳动节快乐~我爱你们~=3=

 

评论(5)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