诜①

小栗旬!小栗旬!

【段野龙哉×林诚司】01

* 嗯想开车然后失败了【二哈】

* 依旧是作者写的奇奇怪怪的东西

 

“我要逮捕你。”
段野龙哉说这句话时林诚司正专心致志地从茶几上的粉色纸盒里找pocky,所以他也只是侧头撇了他一眼,没想到随即段野龙哉就从腰后掏出一副手铐,把他双手铐在身前,虽然有些吃惊但林诚司还是专注于手上的最后一根pocky,咔嚓咔嚓两口把他吃掉了,姿势有些狼狈可笑,平时凶狠乖戾的人倒有些像只小兔子。段野龙哉不着边际地想着,对于林诚司的不为所动倒也没有什么恼怒的情绪,毕竟他还没无聊到为了看他惊慌而这样做的程度。

“在哪呢?卧室、厨房、还是客厅?”

“啥?我要喝水。”

带着一些对对方这种显然不在状态的情况的不满和某种奇怪的恶趣味,段野龙哉随手拿起之前随手放在橱柜上的盛着whisky的玻璃杯,粗鲁地对着林诚司的嘴倾倒下去。

“咳咳咳…草!”林诚司的情况有些狼狈,因为太急呛到,琥珀色的酒液从鼻腔里流出,他抬起双手随意一擦,然后全数蹭上段野龙哉的条纹西装。

段野翻了个白眼,随即又勾起笑了一下:“在千代子的房间怎么样?”

这个男人真是善变,林诚司心里吐槽着,然后就看着他不知从哪翻出一串钥匙,扯着他往柳生千代子的房间去。

“干什么啊?”林诚司懒洋洋地。
“干你。” 段野龙哉把门踢开。
“哇你可要点脸吧在自己妹妹的房间乱搞。”
“这样比较刺激不是吗?”段野龙哉停住,转过头看着林诚司,说到。
“和你在一起本身就很刺激了。”林诚司说完,双手套住段野的头,凑上前,给了他一个湿漉漉的吻,口腔舌齿间带着whisky的辛辣和一丝草莓添加剂的甜腻。
段野伸手拖住他的屁股,像抱小孩那样一样把他抱起,“是吗,我很高兴。”往房内走了两步后却又停住,“那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
“怎么,怂了?”林诚司趴在段野肩上,无聊拉扯着手铐,发出“哐哐”的金属相击的声音。
“嗯,是啊。”

听到段野龙哉这么坦然的回答,林诚司反倒来了兴趣。他按着段野的肩直起身往后望去,有些呆滞。

好杂,好乱,简直是个垃圾场。

大大的铺着粉色系四件套的床上搭着各式各样的衣服:有校服的外套,华丽的裙子,色无地和服,渔网丝袜,贝雷帽,地毯上有姬袖衬衫、晚礼服、汉服襦裙,等等那个没看错好像是教鞭?墙上挂着蒙娜丽莎的仿画,旁边贴的好像是一个叫生田斗真的明星的裸照。梳妆台上是乱七八糟的化妆品,一旁那一堆紫色的好像是假发,半开的衣柜里挂着各式各样的条状衣物应该是围巾丝巾类的,最夸张的是床头柜旁是一个扭曲着的人体骨胳模型,上面套着月野兔的c服和假毛却戴着一个棒球帽……

这真的是女孩子的房间吗

“其实我的房间也差不多。”林诚司合上张着的嘴,转过头说。

“……那还是去我那吧。”段野托着林诚司的屁股往上颠了两下,迈步出房间,还不忘用脚带上门。

换了个房间,段野龙哉想把林诚司扔到床上,却被他坏心眼的勾着脖子一起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想解开来?”林诚司两手收紧,把他的头按在颈侧,咬耳朵,“别啊,这样多没意思。”

“不,我是在想,”段野龙哉挣脱起身,两手撑在他的头侧,看着身下眨眼笑得无辜的人,一脸认真地开口:“要不要先给你灌肠?”

“……”

“……”

“…….你别看我呀我怎么知道!”林诚司突然生气,“你没搞过男人吗这种问题问我?”

“没有,”段野龙哉伸手扶了一下眼镜:“我以为你会有经验。”

“我怎么会有我这可是第一次被男人搞!”

“还没开始呢所以还不算。”段野龙哉说着又扶了一把眼镜。

“……”

“……”

“那等下次?”

“嗯……”

 

—tbc or end?

 

也许我还会接着写下去试着开出一个车来?

一个炖肉苦手的挣扎_(´ཀ`」 ∠)_

呜呜呜这对cp真的很萌啊求大大们产粮投喂哇呜呜呜呜呜哭出声

 

哦我还有期末考试_(:з」∠)_

考完我会填坑的......吧......

加油,我是最胖的!

 

[02]

评论(7)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