诜①

小栗旬!小栗旬!

【栗子水仙】段彻心扉02

*傻白甜OOC!OOC!OOC!
*段野龙哉×日向彻
*朝比奈恒介×夏井真琴
*是真的OOC!_(:з」∠)_

[1]


“气死我了,怎么会有段野龙哉这种蠢货存在!”日向彻在楼下的茶水台前,一边拿糖豆吃,一边碎碎念。

“别生气了,彻。”被人从背后抱住,低沉又熟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你怎么在这里?”日向彻惊讶地转头,用力挣扎却无法挣脱段野龙哉的怀抱。

“因为股票跌停了(划掉)想你了,”段野龙哉从正面抱住日向彻,“你不是要用你的小锤锤捶死我吗,我来给你捶啊。”

听到段野龙哉在耳边的调笑,日向彻有些脸红,他用力挣扎,“放开我啦段野龙哉!”意识到自己这样真的有些“用小锤锤捶死你”的小女生姿态,他不禁黑了脸。

“好吧,”段野龙哉放开他,低头在他耳边说道:“收拾东西回家吧,彻。”语落,亲了亲日向彻的耳垂。

“!!!”日向彻一把推开段野龙哉,“蠢货啊你!笨蛋笨蛋笨蛋!”逃也似地往楼上办公室走去。
但是回家这个词,真好啊。

段野龙哉倚坐在茶水台上,嘴角上扬,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对于四面传递过来小心探究的眼神,也以微笑回应。

“啊,段野先生实在是太帅气了!”丽莎略显夸张地感叹道。

“那我呢那我呢?”安冈冒出来。

“你呀……还差得远呢!”

“诶?!”

夏井真琴也觉得段野先生很帅气,尤其是把社长吃得死死的时候。“嘻嘻。”想到日向彻那个自大的笨蛋吃瘪她就想笑。

“笑什么呢?”朝比奈恒介经过,夏井的桌前,压低声音,“下班一起吃饭。”

“hi!”夏井真琴乐的不行。

日向彻待在办公室里不想出去,“什么嘛,这简直就像是被男友等下班的女生!”忍不住从窗口望着楼下的某人,还是一副随意的姿态,对办公室的女职员抛开的媚眼也是笑着接受。
好不爽,真是刺眼!日向彻“噔噔蹬”地几步下楼,拉着段野龙哉的手就走了。

段野龙哉就任日向彻拉着他的手一路向前,也不说些什么。

“骑我的车回去吧。”到达地下停车场,段野龙哉开口说话。

“哦。”日向彻翻了个白眼。

是的我没看错他真的翻了个白眼都二十七八怎么还这么幼稚像小孩子一样真是可爱

段野龙哉向前一步,亲了亲他的嘴唇。

“!!!”日向彻瞪大眼睛。

好像金鱼好可爱

然后段野龙哉又亲了亲他的嘴唇。

“干什么啊?”日向彻推了他一把,脸红红的。

唔我的彻怎么这么可爱。

心里这么想着,段野龙哉向前,又亲了亲他的嘴唇。

“这可是公共场合啊啊啊被人看到怎么办?!”

抓狂也好可爱。

段野龙哉倾身,被日向彻有些变扭地躲过,只亲到他的嘴角。

“好啦我们赶快回家吧!”

“好的!”段野龙哉笑着,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

目睹这一切的朝比奈恒介&夏井真琴:喂妖妖零吗这里有人虐狗【并不】

回到自己这显得十分空荡的房子里,日向彻才注意到段野龙哉还拿了一个手提袋。

“是什么,给我买的布丁吗?”日向彻抢过袋子,“什么啊,面粉?红豆?”

“那不是面粉,是糯米粉。”段野龙哉从身后揽住日向彻的腰,趴在他的背上说着,“是用来做元宵的。”

“元宵是什么东西。”

“就是汤圆。今天是中国的元宵节,是个和家人团聚吃元宵的节日,我那位义妹是个中国人,就过来找我吃午饭了。”

“哦。”日向彻玩着自己的手指。

“这个是原料,她说我可以和喜欢的人一起做,做法很简单的。”

“哦。”日向彻把手放在两侧,摇晃着身体。“那你快去做吧。”

“是。”

日向彻无聊得趴在沙发上玩手机游戏,在屏幕上第三次显示出【Game Over】的对话框后,日向彻起身跑去厨房。

“好香啊,豆沙已经煮好了哦。”日向彻打开电饭煲,对段野龙哉说。

“嗯好的。”段野龙哉把盆里的糯米粉和开水按一定比例混合好后,揉成面团,转过身却发现日向彻抱着电饭煲内胆,用饭勺舀豆沙吃。
“喂,彻。”走过去,把电饭煲内胆拿过来放在桌上,无奈道:“要是吃完了,等下元宵没馅可不好吃了。”

“哦,反正做出来的也不一定有豆沙好吃。”日向彻嘟囔着。

段野龙哉看着他,不说话,然后往前两步,将他圈在灶台与自己之间,俯身。

日向彻感受到段野龙哉的唇落在他的鼻尖上,然后有一点湿热的感觉,他闻到一点烟草的味道。然后他的唇往下,湿热的舌舔过他的两边嘴角,然后探寻至他口腔更深处。

一吻罢,段野龙哉开口:“豆沙,是不是有点太甜了。”

日向彻:(///。///)

_end

*没有什么剧情的傻白甜日常,写到哪算哪。
*情人节快乐!(^○^)虽然这还是元宵节的梗_(:з」∠)_因为写的慢

*我太喜欢段总了,可能知性黑道狠辣的人设有点崩。但在我心里段总就是这么一个温柔的人。真的好想和段总恋爱哦【死】我觉得段总恋爱了就是这么个傻样子【二哈】 

 

[03]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