诜①

小栗旬!小栗旬!

【段龙】同性爱_下

*ooc!ooc!ooc!

*依旧是奇怪怪的东西_(:з」∠)_
*背景是双龙复仇后还过着和原来一样的生活

[]

 

段野龙哉跟着龙崎郁夫东绕西走,进入一条僻静的小巷,意外地发现黑暗中有两个人影贴在一起,似乎是在亲吻。听到脚步声后,外侧的那个人起身抬头,和龙崎郁夫四目相对。
“抱歉抱歉!”郁夫慌张的说着,却发现对方的目光掠过他,望向身后的段野龙哉。
“段野大叔?你来这儿谈恋爱?”我孙子星奈不爽的开口。
看着被我孙子星奈护在身后的女孩,一身普通高中制服,明显标示着“乖乖女”三个大字的脸,段野龙哉戏谑地开口:“不,我来接你回去啊,未.婚.妻。”
“滚蛋吧你段野龙哉!哎?!小樱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我孙子星奈慌张地追着跑走的女孩而去。
“ta酱,未婚妻是怎么回事?”龙崎郁夫低着头,看上去情绪低落。
“就是…”段野龙哉心不在焉地向他解释了一遍情况。“嗯,郁夫打算带我去哪?”
“啊,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地方。呐ta酱,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郁夫说着就转身往回走。
段野龙哉却置若罔闻,继续往前走,走到我孙子星奈刚才的位置。
郁夫只好跟过去,伸手想碰龙哉却被一把抓住,推到墙上,段野龙哉两手撑哉龙崎郁夫两边,给他来了个双壁咚。
“ta…酱…?”龙崎郁夫感觉自己心跳变快,脸也开始发红发热,好像一种奇怪的过敏症状,郁夫不好意思,却又忍不住去看段野。段野龙哉的专注的眼神透过镜片定在郁夫的脸上。
段野龙哉慢慢低头。
龙崎郁夫的心跳随着段野龙哉越来越近的脸而越跳越快。或许我应该推开他,郁夫胡想,还是闭上眼?
身体替他做出了回答,龙崎郁夫紧张的闭上了眼,用力过猛使五官皱成一团。
在感受到唇上的触感后,“嘭!”他的心里爆开了烟花。
段野龙哉伸手扶住郁夫的头,轻抚郁夫耳廓的肌肤,加深了这个吻。
龙崎郁夫感受到一股微弱的电流顺着耳廓的肌肤向内传递,从敏感的神经末梢传入神经中枢。他卸下劲,倚在段野龙哉的怀里。
“嘭!”新宿夜晚的天空也爆开了烟花,装饰了黑暗的夜,洒下的光辉点缀在亲吻的二人身上,唯美得就像浪漫文艺爱情片里的场景。


或许是因为看见我孙子星奈与同性恋人之间的暧昧,那晚段野龙哉略显冲动地亲吻了龙崎郁夫,他并不为这一莽撞的行为而感到后悔,他只是有些苦恼郁夫在逃避他的行为。  

那一吻让他意识到,他不仅是对同性产生了性冲动,还产生了爱意。


但那一吻让龙崎郁夫慌乱,他说不清楚自己是个什么心情。但他清楚的是他没有反感。在这个吻之前,他可以感受到一些感情的存在,朦胧似雾里看花终隔一层。

那一吻揭开了那一层。

在弄明白自己的心意之前,逃跑虽然可耻但却有用。


半夜的门铃声提醒段野龙哉不速之客的到来,开门一看,是我孙子星奈,默默关门,对方却十分迅速地钻了进来。
“呐,段野大叔,我被赶了出来,收留我一晚就当作对花叶日那晚的行为歉意吧。”
段野龙哉翻了个白眼,“沙发。还有,花叶日是怎么回事?”
“樱咲高校莫名其妙传出来的4月2号是花叶日,当天晚上在一起的恋人会像花和叶一样永远在一起,听起来就很不可靠的屁话偏偏小樱信了,为此我还特意找人放烟火营造气氛,结果却全都被大叔你毁了!”我孙子星奈义愤填膺。
段野龙哉抬眼望了她一下,默默脱下外套,往浴室去了。
“啊!真是不爽呢这个大叔!”

段野龙哉从浴室里出来,我孙子星奈已经不在了,与郁夫的专属联络手机放在茶几上,新邮件的图标亮着。段野龙哉翻盖,点击,
郁夫:我知道了。
点开垃圾箱和发件箱发现什么都没有。
段野龙哉额头上的青筋凸起,他发誓,下次看见我孙子星奈一定会好好教训她一顿。
无奈,只能发一条短信去解释。看着发出信息上的02:45的时间标示,他感觉这个解释可能没有什么说服力,虽然他并不知道我孙子星奈发出的具体内容是什么。

 

虽然已是半夜,但龙崎郁夫难以入睡。花叶日是幼稚的高中生的谎言,他知道。但他愿意相信,无间双龙,我们是两条龙。想和阿龙永远在一起。

是永远在一起的搭档、挚友、亲人。

合上手机,现在好像无法敷衍自己了。

对同性的阿龙,产生了爱意。



我孙子桐乃公开了我孙子星奈的身份,并散布了她与段野龙哉订婚的消息。
教堂内,段野龙哉看着眼前穿黑色婚纱的我孙子星奈,不知道先揍她哪里比较好。
“大姐头只说我们要订婚,没说是结婚。”段野龙哉点燃一根烟。
“我知道。”我孙子星奈也点燃一根烟。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下就知道了,我不会真的嫁给你的大叔。”
虽然说是这么说,但当段野龙哉看见牧师的时候,头上又开始暴青筋了。
“冷静啊大叔这只是个托!”
然后这个托开始问他们双方是否愿意了。
段野龙哉默默抽烟,不理他。
我孙子星奈也默默抽烟,不理他。
于是牧师又问了一遍,“我孙子星奈,你是否愿意嫁段野龙哉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
“我!不!同!意!”教堂的门被推开,一个女孩跑进来,冲上婚礼台,抓住我孙子星奈的手,气喘吁吁的说:“我不同意!”
“好!”我孙子星奈笑的像朵花一样。
偏偏段野龙哉不喜欢花。

段野龙哉用力抓住我孙子星奈的另一只手,“我不同意。”
看着惊讶的二人,段野龙哉心情大好,眉眼含笑。
教堂的门再一次被推开了,龙崎郁夫冲了进来,抓住段野龙哉的手,“ta酱!我不同意!”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我孙子星奈迅速反应,挣开段野龙哉的手,用力“哗啦”一声撕开黑婚纱的下裙摆,露出西装裤包裹的两条腿,她把下身裙扔到一边,接过某人递过来的西服外套穿好,然后半跪,“小樱,你愿意嫁给我吗?”她从外套中掏出一个戒指盒,打开。
没等小樱反应,段野龙哉一把把秀恩爱的二人从婚礼台上踹下去,拉着郁夫到牧师面前。
“他叫龙崎郁夫。”
“啊?”
“念誓词。”
“哦!”牧师:“我要分别问两人同样的一个问题,这是一个很长的问题,请在听完後才回答。”
“段野龙哉,你是否愿意娶龙崎郁夫为妻,按照圣经……”
“改誓词。”
“啊?哦,段野龙哉,你是否愿意与龙崎郁夫结为伴侣,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段野龙哉转头望向郁夫:“我愿意。”
“龙崎郁夫,你是否愿意与段野龙哉结为伴侣,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ta酱……我也愿意。”龙崎郁夫回望段野龙哉的眼睛湿漉漉的。
段野龙哉忍不住摸了摸龙崎郁夫的脸,然后掏出一个戒指盒,里面有一对设计简洁的男士对戒。他帮郁夫带上戒指,然后把戒指盒递给郁夫。
郁夫把戒指戴在段野龙哉的无名指上,“ta酱…”湿漉漉的眼里还是漫出了泪。
段野龙哉轻轻抹去郁夫的泪水,低头吻上郁夫的唇。

“有病吧你段野龙哉!圣经根本就不允许同性恋爱!”我孙子星奈气急败坏地说道。
“那又怎样。”段野龙哉轻笑一声,一把抱起龙崎郁夫,往出口走去。

“小樱~我们……”
“不!”


是夜,段野龙哉又梦到了之前的梦境。不,这并不是梦,段野龙哉清楚地意识到。
而夜,还很长。


_end

 

评论(3)

热度(46)

  1. 春天种下一只toma秋天收获一堆番茄诜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