诜①

小栗旬!小栗旬!

【段龙】【暗恋向】闭眼_下

含ooc!ooc!预警!

作者写的奇怪怪的东西_(:з」∠)_


[]

五十岚糖豆过了很久才发现书柜上那一排相册中混入了一块板砖。“啊,怎么回事,是少了一本吗?唔……高中时期的?”



正义的伙伴人民警察龙崎郁夫做了不正义的事。
是的,他拿走了五十岚糖豆的相册,只为了其中一张照片。
一张小小的拍立得相纸,两个男孩在接吻,背景是模糊的车流,街道的灯光温柔地照射在两人身上,是高三的段野龙哉和高三的龙崎郁夫。



“对啊郁夫我现在不要回家啦!”五十岚糖豆挣开龙崎郁夫的手,气恼地推了一把郁夫,把他推进了段野龙哉的怀里。
突然凑近的龙哉的脸让郁夫的呼吸变的有些慌乱。一抹红色悄悄爬上了郁夫的耳廓。
“郁夫,”经历过变声期低沉的声音让郁夫感到害羞,龙哉的呼吸喷在脸上。
“嗯?”
“闭眼。”
段野龙哉低头,吻上龙崎郁夫的唇。
“唔……”
“卡擦!”即使闭上眼,闪光灯还是让人有些不适。
龙崎郁夫慌张地推开段野龙哉,转身去追五十岚糖豆。



郁夫从外套拿出一张磨损程度严重的相片,影像是糊得只能看见大片色彩,这是那天五十岚糖豆给他的。他一直以为这是除了乐园孩子们的照片外他和ta酱唯一的合照。
大仇未报,他和ta酱明面上不能有任何联系,这张清晰的照片,是不该留下的东西。
看着照片上ta酱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柔和的脸,郁夫一把……把照片塞到枕头下“啊呀今天去拿照片也怪辛苦的,销毁这种麻烦的事还是等休息一阵再处理好了。”



日比野美月趴在马桶上呕吐,胃里的内容物全都吐尽后,她还是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反胃感。
“日比野桑,你有好一些吗?”郁夫担心地在卫生间外等待。

今天接到一个报警电话,报案人称自己的邻居很不对劲。在经过一系列交涉无果后,警方只能选择闯进去。
屋里充斥着粘腻厚重的臭味,让人反胃。
犯罪嫌疑人是一个变态强奸犯,他不杀人,却残忍的将受害人的眼睛缝上。受害人被绑在床上,娇美的面容上血迹斑驳,带有水痕。
当日比野帮她解绑时,她瘦弱的身体不停颤抖,眼下溢出血水,分不清是她的血,还是她的泪。
“呐,警官,你知道吗?人在接吻的时候会自动闭上眼的,因为大脑是需要闭上眼睛,才能分辨出这是亲吻的。我只是想让她感受到我的爱而已!有错吗?!我爱她!你们都不懂!”犯罪嫌疑人被捕时疯狂的叫喊着。
郁夫看出日比野美月的状态不对,但她十分坚强,冷静地处理着一切。在到警署前,日比野终究是忍不住,匆匆走进了公共厕所。

“好一点了吗?”看见日比野出来,郁夫连忙走上前,帮她轻轻拍打着脊背。
“呐,龙崎,这就是所谓的爱慕吗?”日比野抬头,直直地望进他的眼里。见郁夫呆住不说话,日比野拍开他的手,往警署走去。“算了,我个你说这个干什么。”
日比野警官,似乎被什么困扰着。郁夫心想,迈步欲走,脑海里却突然响起一声,“郁夫,闭眼。”是ta酱低沉的声音。
郁夫怔在原地。

“龙崎,你在想什么呢?快点跟上。”日比野有些烦躁。
“我知道了,日比野桑,”龙崎小跑上前,抓住日比野的肩:“那不是爱啊日比野桑!真正的爱是温柔,而不是暴力;是体贴,而不是侵略。伊藤先生,不过是以爱之名而进行伤天害理之事罢了! ”
“啊?啊我知道了。”日比野明显被他的严肃所吓到了。
郁夫也反应过来,松开日比野,尴尬地抓了抓头。
“龙崎一副很懂的样子,难道是被女朋友这样温柔对待过?这也说不通啊……不过托你的福,我心情好多啦,谢谢啦!”日比野开心地说。
“阿没……嗯,日比野桑又开心起来真是太好了哈哈哈哈。”郁夫傻笑着回答。



“闭眼,郁夫。”

“闭眼,郁夫。”

“闭眼,郁夫。”

……之后的一整天,龙崎郁夫的脑海里一直回荡着这句话。
“啊不行啊,得好好调整一下状态啊。”龙崎郁夫苦恼地念叨着,因为精力不集中,工作效率低下。回到家,打开灯,“今天得早点休息了。嗯?”
空气中弥漫着蛋包饭的香气和一丝熟悉的烟草味道,郁夫在桌上发现了一份打包的蛋包饭,上面有一张纸条:
好好吃饭,郁夫。
顺便,照片我拿走了。

郁夫马上冲到床边,拿起枕头:“太好了,照片还在呢!”郁夫松了口气。那么,郁夫疑惑地四处张望,发现摊开桌上的相册上明显少了两张照片。
“这里原来是?我?!”
空缺的位置一张是他和五十岚糖豆的合照,一张是五十岚偷拍他下课睡觉的模样。

龙崎郁夫心里冒出一个微妙的想法。
他掏出白色的翻盖手机,发出短信:“ta酱,现在能见个面吗?”
手机震动起来:您有一封新邮件待查收。点击,
段野龙哉:“等我。”

很快,郁夫听到开门的声音,段野龙哉走进来:“郁夫,什么事?”

“闭眼,ta酱。”


_end

评论(8)

热度(44)